• 比如,参加一次舞会,你努力想记住某个人的名字。假如这个名字是别人告诉你的,那么忘记的几率很高。但如果是想方设法打听到的,那么它将铭刻在脑海中。并非后者更重要,也不是记忆力提高了,仅仅因为练习更深入了。
  • 精深练习是建立在一个悖论之上的:朝着既定目标挣扎前进,挑战自己的极限,不断犯错,这让你更聪明。类似的说法是,做那些不得不放慢节奏的事情,犯错并加以改正——就像爬冰山,刚开始的时候会滑倒,会跌跌撞撞,最后不知不觉中就变得敏捷自如。
  • “那些看上去像是障碍的东西,长期来看,其实是有价值的,”罗伯特说,“亲自接触一次,哪怕只有几秒钟,也比旁观几百次远远有效。”
  • 把自己置于杠杆的一边,遭遇的失败越多,你就翘得越高。
  • 目标明确的练习能够将学习速度提高10倍,这听起来就像那个神话故事,一小把种子长成了一根有魔力的长藤,长藤通往成才的天堂。
  • 科学洞见第一条:实际上,所有动作都是神经纤维链之间沟通的结果。
  • 脑科学实用洞见第二条:技能路线锻炼得越多,使用就越自如。
  • 现在你只要记住,精深练习的动力来自原始状态,即时刻警惕、忍饥挨饿、目标明确,甚至绝望挣扎的状态。
  • 髓鞘质不在乎你是谁,它只在乎你做了什么。
  • 练习并不能使之完美;完美的练习才能使之完美。
  • 使超级明星的才能消失,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?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?答案是:一个月不让他们练习。
  • 钢琴名家弗拉基米尔·霍洛维茨(Vladimir Horowitz)坚持练习弹琴直到80多岁,他说:“如果我一天不练,自己就会意识到(退步)。如果两天不练,我妻子就会发觉(我的退步)。如果三天不练,全世界都知道了(我的退步)。”
  • 常规练习是练得越多越好,但是精深练习并不适用这道等式。投入更多的时间练习是有用的,但前提是你必须处于最佳位置。更重要的是,一个人每天能进行多久的精深练习似乎是有普遍限制的。
  • 一旦离开了精深练习区,可能还不如停止练习。
  • 你真正练习的是集中精神。这是一种感觉。
  • 描述对最有效的练习的感觉:注意力、连接、建立、完整的、警觉、关注、错误、重复、疲劳、边缘、唤醒
  • 从没听到的词语:自然,轻松,日常,自动。还有一个词从没出现过:天才。
  • 为什么汤姆·索亚能够说服本帮他刷围栏?答案是,汤姆又快又准地把原始信号掷给本。短短几句话,他成功地点燃了排他性(“我只知道,它很适合汤姆·索亚……我看一千个孩子里面都没有……”)和稀缺性(“男孩子每天都可以刷围栏吗?……波莉姨妈对这围栏的要求太可怕了”)这些原始信号。他的手势以及其他身体语言传达着同样的讯息“盯着他看了一番”以及“一会走远看看效果,随意地在某个地方加上一刷子,又评论一下粉刷效果”——仿佛是在从事最最重要的工作。如果汤姆只发出一两个信号,如果这些信号之间悠闲的隔了一小时,那么他掷出的信号将石沉大海;本的激情无法开启。但是,一系列丰富的信号激活了本一个又一个的开关,成功地打开他的动机能量阀门。
  • 激情不遵守正常的规则,因为它就不是为遵守规则而存在的。
  • 高动机语言并不能激励人。它的作用正好相反:不是去争取进步,而是倒退,提醒人们无需努力,逃避痛苦挣扎。
  • 如果你休息一天,实力就会倒退两天。
  • “一夜成名”这个词很可笑。
  • “我不会对你们一视同仁,那样没有意义,因为你们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  • 兰斯道普说,“由我告诉他们方法,或者由他们自己搞清楚,如果可以选择,我每次都选择第二个。你应该培养孩子成为独立的思想家,问题解决者。看在老天的份上,我可不想天天盯着他们。你不能永远养着他们。重要的是,他们得自己解决问题。”
  • “如果出现问题,问5次为什么。”